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

法英相关子博:gentlemaninjail

lof厉害👏

【ER】【未授翻】Apotropaic by arriviste

·Summary: 安灼拉唤法兰西为他的母亲、他的情人、他的新娘;但那晚格朗泰尔在他肩头看到了死神:与安灼拉相爱的是死神,在安灼拉耳畔低语的是死神。

·我爱它的结局!

·几个月以前弄的一个未授权的短篇翻译。翻得既故作文雅又僵硬不已,也没有很好地传递原文的意思。但一直埋在电脑里有些可惜,就发出来了。

·标题“Apotropaic”意为“辟邪”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在缪尚,格朗泰尔度过了许多个下午,在柯林斯,他则度过了许多个夜晚。他买醉、惊醒、争辩;他为异教的神祗和奥尔良派的倾覆举杯;他无知无觉地醉卧桌底;他凝视安灼拉。

事...

星球拟鸟系列:

拟鸟这边今天为啥又突然被翻出以前画的蹭蹭蹭涨粉啊,都说以后不更了orz……还是把我现在画的这个《赛次元》的新版【序章:上】转来这说下吧,希望你们若愿意支持我就关注一下我转发的这个漫画《赛次元》,只从这里开始往后看就行,原因前面几个博文里也说了。我最近也因为这事失眠严重,昨晚又通宵一晚上赶稿,到现在还没睡,以至最近连续四天合计总共睡眠八、九个小时,我在强打精神撑到现在就是为了画完《赛次元》这个月要更的最后一点,晚上就会更第一章的前一部分,更了后也会转发到这里。
我知道我编剧方面弱,所以最近几个月都在猛抓编剧,赛次元下个月起会保持周更,每次更新都会转发到这里,希望有人能看到我...

【APH】群山之歌-01(西班牙内战背景)

感谢寒导颁的杰出贡献奖👌
港一个秘密就是这篇差点就要叫日出加泰罗尼亚了

蕭寒無聲:

-本文为西班牙内战时背景,主要发生在1937年2月至6月之间。终于对这个题材动手了,很忐忑……


-主CP是英法西三人乱炖(?)法西,英西,法英法,和前作的一点英米英亲情前提。知道看过潘普洛纳的朋友们大多很想兰兰,兰兰后期会出来。


-感谢 @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 在讨论塑造本脑洞的法时作出的杰出贡献(



---



第一章:火车驶进阿拉贡高原



很多年后,亚瑟·...

【法西】Je t'aime, donc Je suis(我爱你,故我存在)

·哲学教授法x画廊老板西

 ·@蕭寒無聲 的《如何和你的潜在约会对象进行装模作样的学术谈话》的后续,老寒要我写我就写了

·非常不鼓励把文中强行曲解先哲思想结晶的行为付诸实践。调情不是哲学;哲学不浪漫。
·我尊重哲学家和他们的思想,如果文中任何叙述或描写构成任何形式的冒犯,请即刻告诉我。
·甜蜜属于他们,民哲沙雕和扯淡属于我。

------

安东尼奥对哲学家们的兴趣始于那个夏夜。对弗洛伊德之性欲理论的忠诚实践之后,他赖在恋人身旁,把玩着他的金发,嗅着他赤裸颈间的温暖气味,突然好奇这漂亮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...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我的神明:死了。
我的伦理:写了一大卷,但未能发表。
我的戏谑:备受欢迎。

【考据】一些关于法国大革命和《悲惨世界》的链接(2017.3.31更新)

再见,绝望的外国佬:

主要用来收集一些法国大革命和《悲惨世界》考据过程中看到的资料站/文章。如果有哪位被提及的作者不希望我把链接放在这里,请跟我讲,我会删掉。





不断更新中。





【法国大革命】





一些法国大革命的文件/演讲资料收集站(英文)





https://www.marxists.org/history/france/revolution/index.htm...

基本算是自用的古典时代相关书单|度盘整理中

是什么好东西……

有害书籍同好会:

*学识品味有限,不包含戏剧诗歌哲学类


*不一定全读过+就是个人写文考据和学术用的书,必然有有失偏颇之处,请各位不吝赐教


*尽量以时人论著>人文学术>小说>拾遗稗类的顺序排书,基本上都是商务印书馆的学术名著级,除了少数难找历史小说外应该不需要放电子版了吧?



希腊时代;


希罗多德《历史》http://book.douban.com/subject/3031072/


另附上交大教授linpton tea先生的《历史札记》,http://liptontea.bokee.com/...

维纳斯你法真实优雅👏👏👏分享帅哥画的帅哥

蕭寒無聲:

 @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 滴长发法脑洞吸吸。看这里:

lof缩图太严重了后面几P是切开的,还有一张不戴眼镜滴。最后一P是这个脑洞原初的沙雕图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(丫哥辛苦了)


这个笔刷太好用了感到重获新生……

【法西】几个关于金发的比喻

安东尼奥软硬兼施,没费多少力气就让弗朗西斯蓄起了齐腰长发。

所以他午觉醒来,就发觉弗朗西斯的金发扫着他的鼻尖。他打个哈欠,趁机吻了一下那打着卷的金发。

(金发的主人架着副学究气的眼镜,捧着热巧克力在阳光下读书。)

科尔喀斯的金羊毛。伊阿宋那样勇武的英雄和圣树木料所建的阿尔戈船才配得上。午睡界的英雄,堂费尔南德斯老爷,和他手里五十欧分一打的橡皮筋也配得上。

堂费尔南德斯老爷凑近点嗅了嗅。刺梨的香味。

金羊毛的主人背对着他,懒洋洋把《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》翻过了一页。

(橡树上的金羊毛当然不会有刺梨香。但是用了刺梨发膜的弗朗西斯的头发会。)

古波斯金灿灿如日光的绸缎,美得提比略大帝要下...

© 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