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

法英相关子博:gentlemaninjail

子宫

夜空,漆黑,土壤,草岭,昆虫,色彩,纸张,阿尔弗雷德。我把轻浮的木质画板架在屈起的膝盖上,脚后跟向前伸着陷入湿润的泥泞。明亮的蓝色眼睛像是紧绕我的画纸旋转的两颗彗星,在我的视野中拖曳着萤火虫一样眨动的星火尾焰。


大概这就是我愿意和阿尔弗雷德相处的原因。他让我感到我漂浮在无尽的宇宙里,于我而言那是母体的子宫一样的温床。我是宇宙的衍生物。


我把手里的画纸朝阿尔弗雷德的方向推了推。他凑上来,荷尔蒙分泌着独有而我却总是记不住的味道。我垂下眼睛,手指点在画上。轻浮恢宏的夜空和广袤坦荡的大地,无数的星辰像是被掀翻的盘中棋子。还有月亮。梅里埃似的诡谲交叠,然而单调得多。我滑动手指,未干的藏蓝像是蜗牛爬行的痕迹蔓延着覆盖了一片星光。它们眼睛在黑夜中被重纱蒙起。

这是我。我弯着唇角如同涂鸦一般肆意污染着我的画。用纯色覆盖尽所有的芳菲。


你是说月亮吗?阿尔弗雷德的手掌盖住我的手背,温热得能让我感受到他涌流在皮肤和肌肉下的血液在流淌。不,是这片虚空。我眯起眼睛。我压根不像月亮,而你是太阳。


噢,不,这是你对我的厌恶还是自大?他把脑袋蹭到我的颈脖中间,用下巴无辜得像犬类一样摩擦。金发搔得我发痒。他的声音饱含埋怨。太阳和月亮,这样的组合多棒。可你就是不愿意。无论你忘记了多少次,你每一次都不愿意。



我有吗?不,把我比作虚空是我的自卑。我知道他已经探进衣领的双手在向我诉求什么。我笑着在月亮上涂了两排黑色的上挑的横线。我不可能是月亮------你见过这样长眉毛的月亮吗?我知道这不是个好笑话。


阿尔弗雷德的性爱像是美国高速公路两畔巨大灼热的阳光,将岩石和沙粒熔化扭曲。干燥。疼痛。快感。我克制住自己不要发出呻吟,狠狠咬上阿尔弗雷德的肩侧。他的狗牌冰冷地紧贴在我们两人中间。草梗扎进我的皮肤里。


你明知道我会忘记。我低喘着啃咬他的肉体,发出含糊不清的沙哑声音。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抓住你吗,我深爱的稻草?你明知道我抓不住你。



我不在乎。他回答道。英雄不会在乎。

评论
热度(17)

© 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