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

法英相关子博:gentlemaninjail

【法西】几个关于金发的比喻

安东尼奥软硬兼施,没费多少力气就让弗朗西斯蓄起了齐腰长发。

所以他午觉醒来,就发觉弗朗西斯的金发扫着他的鼻尖。他打个哈欠,趁机吻了一下那打着卷的金发。

(金发的主人架着副学究气的眼镜,捧着热巧克力在阳光下读书。)

科尔喀斯的金羊毛。伊阿宋那样勇武的英雄和圣树木料所建的阿尔戈船才配得上。午睡界的英雄,堂费尔南德斯老爷,和他手里五十欧分一打的橡皮筋也配得上。

堂费尔南德斯老爷凑近点嗅了嗅。刺梨的香味。

金羊毛的主人背对着他,懒洋洋把《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》翻过了一页。

(橡树上的金羊毛当然不会有刺梨香。但是用了刺梨发膜的弗朗西斯的头发会。)

古波斯金灿灿如日光的绸缎,美得提比略大帝要下令禁止罗马的男公民穿着,美得帕提亚人能用它让敌人军心涣散四下溃逃,美得君士坦丁堡人把它当黄金定价。

鬈曲的黄金散落在安东尼奥手里。他捏着几绺金丝缠啊缠,把它们编成辫子。

坐拥万千黄金的富豪波诺弗瓦先生发出几声轻笑。

(黄金虽也柔软可塑,但扫在手里不会酥酥麻麻的,弗朗西斯的鬈发才会。不过安东尼奥觉得他恋人的笑声扫在耳畔更酥麻些。)

摩伊赖,帕耳开,诺伦三姐妹的命运之纱。纱线在她们或青春或衰老的指尖流泻,冷酷又温柔,寻常又神秘,像春光流过塞纳河,像云影流过萨尔河,像爱意流过情人相互凝视的眼底。

安东尼奥把橡皮筋缠了上去,还插了一朵矢车菊,又转到另外几缕纺纱上。他专心致志,想象自己在对付人与神的爱恨生死。

这里没有恨和生和死。只有爱着他的人转过头,无奈地看着他。

(安东尼奥朝他吐吐舌头。)

熔化的金子做的瀑布,建造空中花园的古巴比伦人也想不出来这么绝伦的主意。西班牙皇室的鎏金酒,黑皮诺和霞多丽摇曳共舞直至水乳交融。斗牛士宽腰带上的流苏,深秋里漫山遍野的晚稻。安东尼奥想用羽毛和彩线肆意装饰它,用鼻尖和脸颊蹭它,在上面印一千个吻,像孩子气的画家对待上好的洁白帆布。但是他想先编出四股发辫。

弗朗西斯苦笑着,牵着住安东尼奥编的辫子,把它拉近了。安东尼奥捏着他的杰作舍不得松开,扑在沙发上。

“哎,你编辫子的技术比维京人编胡子的还糟糕,亲爱的。”

维京-卡斯蒂利亚人报以开怀大笑。


(他的法国爱人报以比鎏金酒更甘甜的吻。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为什么是四股问 @蕭寒無聲 (和她的美丽配图)

评论(1)
热度(64)
  1. 斗笠箐蕭寒無聲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捧着热可可看书的金发美人,场景美炸!

© 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 | Powered by LOFTER